香港日报欢迎您!

从“胡万林”非法行医事件看中医的困境
2019-02-14 08:00:00 来源:本站 浏览:1240

胡万林是一个未见经传的民间小人物,但由他“非法行医”引发的一系列问题和事件,影响却是相当大的,深远的,不仅全国上下,而且波及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一些人说他是神医,这里不乏中医世家、教授、中医爱好者为他打抱不平;一些人说他是骗子,这里是科学界的主流,说他治死过一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有必要拨乱反正,实事求是,客观地看待这一个问题。

说他是“神医”并不是空穴来风,事实就在那摆着,胡万林在90年代初期的四五年时间收治过国内外上百万人次的各类患者,其中被治愈的癌症、白血病病患等就有五六千人以上;被他治愈的脑瘫、先天性聋哑等疑难奇症成千上万;胡对治疗糖尿病、艾滋病、戒毒等也有奇招和神奇的疗效。数年时间患者赠送给他的锦旗、匾牌、哈达和感谢信就有10多万件。为此,哈木提监狱也获利颇丰,100多万患者,1000万元的收入,在90年代,这绝对是一个惊人的数据,没有几个名医能够超越他。

说他是”骗子“,当然也有很多证据,比如说他没有系统学过中医,没有行医资格,没有望闻问切,还有很多患者的病没有治好,甚至经他治过以后患者死亡了。主流的科学界就是抓住这些急追猛打,把他关进了监狱。

不过,这对于中医来说是值得商榷的,首先,中医本身根源于哲学,而哲学不是学出来的,而是悟出来的,因此,中医是可以自学成才的,历史的很多大医就没有师承,也是自学的,我们不能因这一点就说没有系统学过中医就成不了中医;其次,行医资格证是西医强加给中医的,中医是以疗效为根本的,而不是那个西医式的证,证也不可能体现中医人的水平,以证取人对中医来说是不合理的。其三,没有望闻问切,中医诊断方法多样,精通任何一门方法都可以精确诊断,并不见得需要所有诊断方法都要学会,比如一些人可以通过人体感应来诊断疾病。其四,一些病人没有治好。由于历史的局限,中医诊断遣方都很模糊,这就注定了疗效的不确定,即使一些大医,也曾经说过,能够治好60%的病人就是水平高的中医,我们不能因为西医治不好某些病就说西医是骗子。其五,一些病人经过他的治疗死亡了。大家都知道中医的现状,正常条件下没有几个找中医的,都是长期西医治不好的疑难病症被迫找中医碰大运的,有些病人本身就是危重病人,死亡的原因多种多样,并不一定都是中医治疗的原因,我们基于中医无力辩驳就把死亡的原因归罪于中医,本身就是不公平的,比如,西医化疗治癌直接死亡的人有的是,可西医没有一点责任,为什么中医就要承担全部责任呢?

至于胡万林的治疗方法,有人说他的方法违背了中医的辩证施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有此之嫌。但不是没有一点理论基础,无非就是他特别注重泻药的使用,泻下也是中医的一种治疗方法,对很多病确实有很好的疗效。历史上中医就有很多门派,比如火神派,什么病都要补阳,胡万林的理论可以称为泻下派,这并没有什么不可。这就如同欧洲曾经风靡几个世纪的放血疗法,什么病都放血,你能说没有副作用吗?你能说没有死过人吗?如果把此都污为伪科学,恐怕是不负责任的态度。

胡万林被判刑的根据就是治死了人,这个逻辑其实非常幼稚。每个大医院天天都在死人,而且都是经过西医治疗以后死的。不过,西医有一套标准,只要按照这个标准,医生没有一点责任。而中医的最大问题就是说不清楚,一旦死了人,就要承担无限的责任,这对中医来说就是灭顶之灾。其实,死不死不是关键,关于在于对于方法的评价,这才有说服力,如果说“收治各类疑难病症120万人,共治愈癌症(其中大多数为晚期患者)6400多例,聋哑等先天性残疾5420多人,牛皮癣、硬皮病等2200多人,心血管病7000多人,甲亢1000多人,各类风湿病1200多人,其他如帕金森氏症、骨质增生、前列腺肥大、不育症、胃、肠、胆、脾、肾、眼(高度近视、青光眼、斜视、弱视等)、喉、腰、腿等疾病以及低烧、脱发等多达数十万人”,这么大的量,如果只死一百来个人,我看北京协和医院大约也不止死这个数字。因此,我们要批判中医的时候,不要用变色的眼睛来看。

客观地说,胡万林确实在理论上有局限,泻下确实对一些疾病有很好的疗效,但并不是所有的病都可以这样去治,”热者寒之,寒者热之“的中医理论大家都懂,缓和了人的体质偏性对人都是良药,加剧了人的体质偏性都是毒药。胡万林的问题就在于对于一些寒性体质也用这种方法,加剧了体质偏性,更重要的是,盲硝寒性较大,用它对一些体质敏感的人确实伤害较大,不能说不能用,只能说中病即止,还需要马上弥补这种伤害,这是真正的中医之道。

胡万林事件可以看出中医在整个医疗界的尴尬。中医缺乏应有的标准,说你错你就错,不错也错。比如,什么才是合格中医,用证还是用疗效来进行评价?中医治疗出了问题,如何认定责任?象现在这样,一旦出了事故,中医都是全责,这让所有中医都不敢大胆治病,只会用那些不痛不痒偏性较小的药,虽然风险小了,但疗效却大大降低了,中医的优势也就显现不出来了。

更重要的是,在中医内在的科学性没有得到科学主流的承认之前,对中医的所有管理基本上都是按照西医标准,让所有中医削足适履,这只会让中医不断走向灭亡。比如,用医师资格证制度来管理,所有民间中医都是非法行医,用《医药管理法》来管理,所有中医遣方用药都是非法制药,用西医治病的标准来管理,中医治病都是不科学的,出了问题责任都可以归罪于中医。在这种环境下,中医恐怕很难再有活路。

关键词:
最新TAG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保护隐私权|免责条款|法律顾问

合作邮箱:13811708148@163.com

京ICP备130016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