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日报欢迎您!

急急如律令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神操作?
2019-06-25 22:27:00 来源:本站 浏览:119

道教咒语中有一种最为常见的操作,那就是“急急如律令”。我们经常会在书中、影视作品中见见到它的影子,那么,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神操作呢?


天师张道陵像 图片来自网络

道教咒语中有一种最为常见的操作,那就是“急急如律令”。我们经常会在书中、影视作品中见到它的影子,那么,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神操作呢?

道教和佛教一样,都是经过了从思想到宗教的嬗变。思想一经变成宗教,就自然出现了若干的规章制度,违反者自然也就要受到相应的处罚,连带着就要有一些维护这些规章制度的手段,因此,呼唤那些执行者的法术和咒语就自然而言的出现了。

张道陵是把道家思想宗教化的第一人。他出身于官宦世家,是西汉张良的十世孙,又曾经担任过江州令,熟悉官府的律令和公文格式(汉代公文中往往有如律令的字样)。因此,张道陵在所谓的做法降妖过程中,就沿用了官府公文的格式,就连所用的黄纸(俗称的黄表纸)也是沿用了官府公文用纸的颜色,这也就是国人一直沿用了几千年的祭祀祖先和神祇所用黄纸的来源。


龙的形象 图片来自网络

其实,所谓的急急如律令最早所用之处是在军中,尤其是水军中。古人的思想很朴素,他们认为,水中是有着神灵的,因此,在水军出征之时就需要来祭祀水神,让水中的龙神来护持军队。其程序是这样的,首先要由军中的将领用黄纸书写“礼无不报,神其听之,急急如律令”的内容,然后投入水中。水中的龙神得到命令后,就会自然而言的来护持水军了。

今人一般会有一个误区,认为水中的龙神就是龙王,其实大谬!因为在汉代,所谓的龙神仅是一个小神祇而已,其地位最多不过和土地、山神是一个级别的。试想,如果龙神就是龙王,以区区一个军中将领,哪里能够这么大的权力来命令龙王呢?我国的龙崇拜从何时而起,是存在着很多争议的,但以笔者估计,最早不应该早于东汉时期。在这之前那些上古先贤们的神迹要么是履大人迹(姜嫄生后稷)、要么是吞玄鸟卵(简狄生契),要么是溲于豕牢(太任生周文王)、要么就是天生异像(晋文公重瞳骈肋),可是就是没有见过有自称为龙子龙孙的。


龙的形象 图片来自网络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后人们却并不理解前人记载的真实含义,人为地曲解了很多内容。如“太任溲于豕牢而生文王”,今人们的解释都是太任在小便的时候把周文王生在了猪圈里。其实,这个解释是错误的。正确的解释是,太任生周文王的时候,顺利地就像在厕所小便一样顺畅(古人生育存活率低,顺产就是有神异)。我们先人们的思想很朴素,在记录这些神迹的时候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华丽的语言了。再比如晋文公重耳,生下来的时候就是重瞳骈肋,意思就是说长了双瞳仁,肋骨之间没有缝隙,被视为具有人品贵重的特征,所以被命名为重(zhong)耳,意思是贵重啊的意思。可是,我们今人却把重(zhong)字读成了重(chong)耳,这些都是今人不学的表现。至于骈肋,也就是肋骨之间没有缝隙,武术家们会喜欢,这就意味着天生具有抗击打能力......有点跑题了


龙的形象 图片来自网络

那么,汉高祖刘邦的事迹又如何来解释呢?其实很简单,这就是为了呼应自战国时期兴起,汉朝重拾牙慧的五德终始说而已。汉朝虽然自汉武帝时期开始实行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但这只是为了汉朝的统治需要。汉武帝利用了儒术中有利于自身统治的那一面,快速地统一了思想,完成了开疆扩土的需要。可是,随着汉武帝不管的开疆扩土、好大喜功,汉朝自文景时期所积攒的财富几乎被挥霍一空。为了控制汉武帝那无穷的欲望,董仲舒在儒家学说中加入了天人感应的理论,并且又把战国时期阴阳家邹衍的五德终始说纳入了儒家体系中,希望借此来警示汉武帝。因此,《史记》中记载的汉高祖是因为其母刘媪被苍龙距腹而生的神迹就是这样被炮制出来的。并且,把这个神迹加入《史记》绝不是司马迁所为,最早被羼入也应该是在东汉时期。要说明的是,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史记》,已经远远不是司马迁的原作了。在历史的发展进程中,《史记》不断地被统治阶级羼入了有利于其自身统治的因素,《史记》已经变味了!


《史记》 图片来自网络

事情到了宋徽宗时期发生了转变。宋徽宗在遇到道教大骗子林灵素之后,被忽悠的认为自己曾经到过天宫,是天界帝君转世。所以,宋徽宗梦醒之后,马上就自称为道君皇帝,并封全天下的龙神为龙王。如此以来,龙神的地位飙升,军中还哪里敢用“急急如律令”这种口吻来命令一个王爵呢?

从此以后,急急如律令就成为了道教的专用咒语,在北宋之后的王朝中再也没有出现在军队中。


急急如律令图 图片来自网络

关键词:
最新TAG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保护隐私权|免责条款|法律顾问

合作邮箱:13811708148@163.com

京ICP备130016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