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日报欢迎您!

参加新中国开国大典的爱国高僧—巨赞法师
2019-09-16 08:00:00 来源:本站 浏览:399

“殷殷雷震动欢声,民主新都定北京。铁骑千群惊丑虏,红旗万幅壮干城。富强独立除前耻,统一无私载首盟。保卫和平真佛意,环球从此可休兵。”1949年11月,巨赞法师参加新中国开国大典以后作了一首《共和国开国观礼志喜诗》,他在题记中写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中国保卫世界和平大会成立,余皆得参与其盛,爰步陈真如居士观礼志喜原韵,以志因缘。”巨赞法师是唯一以僧人身份登上天安门城楼的宗教界人士。

1949年4月,巨赞法师从香港抵达北平,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和新中国开国大典。“我为佛教在新社会中,取得一个合理的立场与正当的工作岗位而来北京。”1949年9月,巨赞法师致法舫、印顺和道安三位法师的信中,巨赞法师重新强调了他毅然返回新中国的初衷:“两千年佛教之生死存亡在此一举,忍置身事外,任其生灭乎?”在开国大典雄浑的国歌声中,一袭僧衣的巨赞法师站在天安门城楼上,此时的巨赞法师是一个新时代的见证者。开国大典中的巨赞,他代表着所有拥护新中国,拥护中国共产党的佛教信徒,在神圣而庄严的时刻祝福新中国的诞生。

巨赞法师(1908~1984)俗姓潘,名楚桐,字琴朴,要塞贯庄村人。著名佛学家,爱国高僧。1908年出生,巨赞幼读私塾,后就读江阴师范学校,1927年毕业,同年考入上海大夏大学。他在校时认识田汉,多次参加 “爱国活动”,肄业返回江阴后任金童小学校长,同年秘密参加共产党,1930年领导小学校教师开展罢教斗争,从事地方上的民运活动,被当局通缉。1931年春经太虚法师亲笔授书推荐,前往杭州灵隐寺从灵隐寺方丈却非法师披剃,取法名传戒,字定慧,后改名巨赞。1932年在南京宝华山受具足戒,圆戒后回灵隐寺,进一步深入经藏,研究法相唯识、天台教观,华严义理,以至于禅学、三论等大乘经典,勤学苦修,在佛学和修持方面都奠下深厚的基础。1933年,应重庆北碚的“汉藏教理院”之聘,到汉院任教。任教一个学期以后离川赴南京,进入南京的支那内学院,依欧阳竟无先生研究佛学。1936年,在厦门南普陀寺的闽南佛学院任教。

1937年抗战爆发后,支那内学院西迁四川,巨赞离开内学院,奔走于福建、香港、广东、湖南等地,曾在广东南华寺亲近虚云老和尚,后由广东转赴湖南衡阳的南岳,组织佛教徒参加抗日救国活动。1938年应邀去湖南南岳华严研究社讲学,经田汉介绍结识时任西南游击干训班副教育长的叶剑英。在叶剑英的鼓励下,1939年6月,巨赞法师组织佛教青年服务团奔赴长沙,在街头广泛开展抗日宣传活动,受到八路军驻湘办事处代表徐特立接见。巨赞法师相继在南岳成立“佛教抗战协会”、“佛教青年服务团”、“南岳佛道教救难协会”等机构,从事组织群众的活动。巨赞法师的老朋友夏衍在主持的《救亡日报》上报道南岳僧伽抗日事迹,夏衍还亲自撰文鼓舞宗教界人士同仇敌忾。田汉见到这条新闻,写给巨赞法师一首诗:“缁衣不着着锦衣,敢向人间惹是非。独惜潇湘春又暮,花前趺坐竟忘归。”太虚大师认为这是佛弟子救国的好榜样,法舫法师、茗山法师等也多次盛赞湖南佛教徒抗战救亡的壮举。此时在南岳工作的周恩来为巨赞法师写下“上马杀贼,下马念佛”的著名题词。徐特立老先生在八路军驻湘办事处多次与巨赞法师交谈,一再规劝他还俗去延安。

由于巨赞法师社会影响日益增强引起当局警惕,个人安全受到威胁。1940年秋,他应广西佛教会理事长道安法师之邀到广西桂林月牙山寺,任广西佛教协会秘书长,主编《狮子吼月刊》,太虚大师曾题诗赞扬《狮子吼》说:“五夜陈风狮子吼,四邻鞭爆海潮音。大声沸涌新年瑞,交织人天祝瑞心!”巨赞法师以寺院作掩护,与田汉、夏衍、欧阳予倩、聂绀弩、郭沫若、柳亚子等左派知识分子交往,作为进步知识分子的活动场所。此时,巨赞法师还用如是斋主、缁哉、万均、育之、毓之、周行、鉴安等20多个笔名,为《大公报》、《救亡日报》、《广西日报》等报纸撰写稿件,与此同时撰写了《瑜伽师地论真实义品述记》等佛学论文。1942年到广西桂平西山,任龙华寺主持。1944年,日军大举进攻,连陷长沙、衡阳、柳州,浔贵亦岌岌可危,巨赞法师离开桂平后,赴瑶山,协助瑶王李荣保抗击日寇,歼敌百余,日寇震怒,四处搜寻巨赞法师,曾拘捕梧州北山西竺园清凉法师拷问。巨赞法师到北流任教于战时迁校广西北流的“无锡国学专修学校”,授课之余从事著述《新佛教概论》一书,弘法利生。

抗战胜利后,巨赞法师回杭州灵隐寺,任浙江省及杭州市佛教协会秘书长。1948年,在灵隐寺继会觉法师之后任武林佛学院院长。1948年末,受到国内战事影响,佛学院停办,在此期间,他多次往返香港和上海等地参与民主运动。巨赞法师的行动引起了国民党当局的注意,同居一室的南怀瑾先生得知这一隐情后,星夜赶往南京,请人设法,才使巨赞法师免于被捕。巨赞法师应香港信众之请,到港讲经,驻锡香港莲社。巨赞法师在香港见到李济深、郭沫若、何香凝、沈钧儒、章伯钧等旧友,大家认为不久后全国将解放,佛教现状势难维持,以后究竟如何?大家都很关心。在港期间,巨赞法师受潘汉年委托起草《新中国佛教改革草案》,由潘汉年派专人送往石家庄。

1949年4月巨赞从香港抵达北京,为改革佛教上书毛泽东及各民主党派,在极乐庵开办北京僧尼学习班。9月巨赞法师作为佛教界代表,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会议。10月1日,登上天安门城楼同开国元勋们一起参加开国大典。1950年春,在周叔迦等人的赞助下,开办大雄麻袋厂,筹办振新印制厂,组织僧尼生产。1952年参加筹建中国佛教协会,1953年与陈铭枢、赵朴初、吕澂、周叔迦等居士学者,发起组织中国佛教协会,担任筹备处副主任。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圆瑛法师当选会长,喜饶嘉错当选第一副会长,赵朴初当选第二副会长兼秘书长,巨赞与周叔迦居士当选副秘书长。

1957年,巨赞法师当选佛协副会长,并从事《大百科全书·宗教卷》中有关佛教部分的编审工作,并主编佛教协会机关刊物《现代佛学》。1969年前后入狱,1975年出狱。题诗一首《一九七五年出狱后书感》:“不婚不宦情如洗,独往独来无所求,收拾乾坤归眼底,一肩担却古今愁。”巨赞法师连续当选第二、三、四届全国政协委,1983年在政协第六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被选为常务委员。1984年,“上马杀贼,下马念佛”的一代爱国高僧巨赞法师病逝于北京,世寿七十七岁,僧腊、戒腊各五十二。巨赞法师圆寂后,邓颖超、李维汉、帕巴拉·格烈朗杰、叶圣陶等送了花圈,习仲勋、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刘澜涛、杨静仁等参加了追悼会。

“两千年佛教之生死存亡在此一举,忍置身事外,任其生灭乎?”巨赞法师勇立时代潮头,续佛慧命,勇于担当,是新时代佛教信徒爱国爱教的学习典范。

关键词:
最新TAG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保护隐私权|免责条款|法律顾问

合作邮箱:13811708148@163.com

京ICP备130016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