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日报欢迎您!

树大招风
2017-06-30 21:01:00 来源:本站 浏览:983

郭周礼在气功事业上是个弄潮人,几年来走了几大步,他过去的设想己基本实现了。在杜会上起了应有能作用,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因而他本人跟随着事业的发展也逐渐有了名气。但他付出的代价的确也不少。

几年来,事业的诱惑力使他忘我地工做,把自己的心血全部用在事业上,很少考虑自已的事。他爱人发生车祸以后,不适宜再从事原来的工作,而工厂并未给更换工种,长期以来呆在家里帮他做些事情,有时催他去工厂问问,他没有时间替爱人去跑,女儿上学已到四年级了,他从没有抽出时间很好地的了解一下孩子的学习情况,帮孩子辅导辅导,节假日别人领着爱人和孩子遛马路、逛公园,爱人和女儿多么希望他能放下工作也能同她们一起到公园领略一下人间的温馨,哪怕只是一次,他抱谦地说现在没有时间,以后再去吧!在这方面,他总觉得对不起爱人和女儿,欠的帐一直没有还,过去他的体院同学,人家留在体院现在已是处级干部,有了高级职称,住上了三室一厅的楼房。他因离开体院,投身于气功事业,一些气功师评职称找他开证明,但没人给他评职称,他的住房1991年初以前,全家还挤在体院愿来的十几平万米的一间房子里,因为他已调离体院,人家还不断催着要,没有办法,爱悬着一颗心。 有时提起此事,爱人总是埋怨他,而他只是低着头不作声。

听说过去省上一位领导了解他这种情况,曾给他批了一套房子,叫他去联系,但是他总是忙着抽不出时间,一天推一天,一直推到现在。四五年的时间,时过境迁,领导都换了,谁还认这个帐,他心也甘了,不再想这件事了。

老郭为了工作,内受爱人和女儿的埋怨,外遭一些人的种种非议、造谣、诬告。因而几年来他受了三次工作组的检查。

19851年党员登记时,那时他还在体院,除了给学生上课外,业余时间,早上、下午、节假日忙着到辅导站给群众教功,累得他每到晚上腰疼背酸,躺着一动也不想动,但到了第二天清早,照常一爬起来又冲向辅导站。对他这样的积极有些太困惑不解,有的说他不务正业,原来认为他是个好坯子,打算好好培养他的教授却伤心地摇摇头;有的说他在外教功挣钱,成了万元户;过去体院评选模范教师、优秀党员,每次他都有份,自那以后,这些都与他无缘了。正因为有这些种种非议,党员登记他过不了关。体院成立了调查组,对他进行内查外调,经几个月之后,弄清楚他的确是义务教功,一文不收,烟茶不扰,这才过了登记关,这是他的第一关。

他的第二关是1988年在科协时,有人看到上面给杂志社拨了开办费和事业费,杂志的发行数不断上升,他又不断外出办事,怀疑他有经济问题,给上级写匿名信告他。于是产生了第二个调查组,查来查去,什么问题也没有。调查组只好给上级写汇报材料结案。

两次遭诬被调查的风波过后不久,1990年更大的风波来了。这年的五六月间,有人利用西安的某个小报,向老郭发起了声势浩大的攻击,把所印的材料在全省和全国一些大城市广泛投送,社会上顿时舆论纷纭,说长道短的都有,是非曲直一时难以分碘。

这场风波来势凶猛,开始时老郭也有点沉不住气,不由人怒火直冲脑门。有些人满以为这下有热闹看了,说郭周礼绝不受这种窝囊气,一定要以眼还眼,以其人之道还置其人之身,但是长时期以来,只见他镇静自若,如无其事,依然是我行我素,该做啥还是做啥。有人不解地访问了老郭,他的答复予下。

问:为什么会突如其来地发生这场风波?

答:这场风波是个别人对我有成见掀起的,是经过长附间酝酿而成的。

问:有个小报上登了你许多事情,你是怎样看的?

答:有些知道详情的人看后对我说:“捕风捉影、无中生有、主观意断、混淆黑白、有意挑衅。”有这种看法的大有人在,我不知你听到过没有?这种结论我不愿由我口中说出,事实得出了这种结论。

问:你能列举一二例证明以上的结论吗?

答:我随便说一两个,1988年有人向上级暗告我,说我有经济问题,经工作组调查了几个月,什么也没有,工作组已向上级打报告结了案。这本来是了结了的事情,这次有人又拉出来当作宝贝,向上级诬告我。其实那个时候主管财务的是另外一位同志,怎么硬向我头上拉呢?

又如我筹备二次国际气功会议时,有人给上级告状,并制造舆论,说根本没有这回事,硬说我是“行骗”、“撞骗”什么恶名都向我身上加,1989年二次国际气功会议按时在西安开了,其规模、声势、影响之大空前未有,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事实已经作了结论。

问:别人利用小报攻击你,你不是也有条件可以回击吗,为啥不争辨呢?也许有人以为你默认了。

答:要回击并不难,但我想来想去,这样做不好,为了弄清事实真相,你来我往的打一阵文字仗,不但对事无益,还会增加双方的对立情绪。个别人既然能掀起这么大的风浪,说明他已蒙蔽动员了一部分人,气功界的门派很多,极需要团结。别人怎样做,那是别人的事,如果我也那样做了,利用宣传刊物大肆攻击别人,岂不是又复活了文革时期那一套了,把一个好端端的刊物降到什么位置了。我宁愿忍着、等着,相信事实真相总有一天会大白的,谁是谁非自有公论,何必强词夺理。我不想把事情弄大,给气功界造成不利影响,所以我静坐以待,让这场风波自生自灭。

问:这场风波给你是否造成损失?

答:损失是不可避免的。我们的工作人员出去办事,碰上不明真相的人,办事就受影响了。经济方面去年以来就损失三十多万元。

问:这场风波现在(1991年6月)已经风平浪静了吗?

答:风头过去了,余波还有。就在不久之前还有人跑到税务部门、工商部门、公安部门去挑动,说我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有的部门根本没理那一套,有的来我这儿一了解,看没有问题就走了,有的还表扬我们几句,如税务局的同志说,我们是纳税较好的单位。我们单位的咨询部和部分办事机构,租用兴善寺的两边厢房,有人也跑去挑动和尚撵我们走,想把我们置于死地而后快。

问:听说现在还有个检查组在调查你的问题,查得怎样?

答:是有个检查组,这是我遇到的第三个检查组了,这次风波中有人又说我有问题,已经查了近一年了,至今还没有听说查出了什么问题。

最后我再说一下,对这次风波,我不想火上加油,只是向前看,所以沉默不言。

好个沉默不言,若不是个大肚皮,岂能把所有的屈辱和忍耐一起装入肚子里,憋着不言呢!而他对这场风波的观察、分析、处理之高尽在这不言之中。对人启迪,发人深思,他的事业得道多助,不断发展壮大,不无原因。

关键词:
最新TAG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保护隐私权|免责条款|法律顾问

合作邮箱:13811708148@163.com

京ICP备130016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