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日报欢迎您!

绿茵场外的“天河新星” ——六运会“中国体育气功服务队”纪实
2017-06-30 21:04:00 来源:本站 浏览:1082

刘茜 老炳

一九八七年十一月二十日至二十七日,在广州,在羊城,在天河体育中心,五千名中华体育健儿,以他们民族情、英雄志在这里普写了中华体育史的新篇章。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六届全国运动会的火炬被十亿的中国人民高高举起映照着太平洋西岸的神州大地,映照着珠穆朗玛峰下的九州方圆。短短的七天里,有十人二队十七次打破十五项世界记录,同时还有三人三次平世界记录,二人二次超世界记录,十九人二十八次破十七项亚洲记录。

李鹏代总理赞扬六运会开得“隆重、热烈、精彩、圆满”,国际奥运会主席萨马兰奇称赞它“组织一流,设备一流,人民一流"。这是最权威的,也是最有意义的评价。

因此,关于六运会的各种报导和消息,至今还在全国各种报刊、杂志、电视、广播中余音不绝,是毫不足怪的了。即便如此,关于在羊城天河体育中心举办的这次震动中外的体育盛会,仍有许多鲜为人知的角落,被人们忽视,使它们在悠长恢宏的“天河”中,未能显现出熠熠光彩来!

这其中就有一支由十六人自愿、自费组成的队伍,它们是“第六届全运会体育气功服务队”!

●熔铸在金牌里的成份

说黄晓敏是当今体坛的一颗新星,是毫不夸张的。一九八七年第十二期《新体育》杂志,关于黄晓敏有一段这样的文字:

如果说六运会游泳决赛以九项亚洲最好成绩和二十项全新记录组成一支气势恢弘的交响曲,那么,其中最高亢而又最动人心魄的乐章应该是黑龙江选手黄晓敏的2分27秒78———女子200米蛙泳世界第二好成绩了·····

“她完全具备了打破世界记录的实力,”黄晓敏的教练赛后说。

六运会开幕后第五天,在天河体育中心的游泳馆,身高一米六九,血气方刚的黄晓敏披着浴巾从练习馆出来。当时离200米蛙泳决赛只剩下二十分钟了。教练穆祥雄再一次要求她接受气功师的治疗和帮助。“我不要。”晓敏倔强地扭过身子,看也不看站在旁边的气功师夏双全和气功服务队队长郭周礼同志,迳直踏上去运动员检录处的楼梯。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黄晓敏拒绝接受气功师用气功治疗她的伤痛,帮助她调节竞技状态。17岁的黒龙江姑娘有着非常鲜明的个性和一付刚烈的心肠,教练理解她、尊重她,但关键时刻从不放纵姑息她。

"我命令你下来接受气功师的治疗!”穆祥雄教练以不容分辩的口气把黄晓敏从台阶上叫来,让她站在气功师的对面,但由于她心里仍有较强的抵触情绪,所以气功师发气后她没有反映。气功师让她背过身去,站在她背后一米左右重新发气,这回,她有了感觉,惊异地回过头来问:“哎?你怎么搞的?”气功师又让她弯腰作预备入水的姿式,气功师在背后发气后她竟不由自主地朝前冲去。晓敏笑了,她仔细向夏双全气功师讲了自己膝关节在游泳中经常出现疼痛的症状,主动配合接受了气功师的治疗。直到她跑上楼梯到检录处报到时,还在楼梯上回过身笑着朝夏双全同志说:“你能不能帮助我,一会儿比赛时不要让膝关节痛?"夏双全同志点头答应用遥感信息帮她控制。

决赛完后,气功师问她,她高兴地说:是的。没痛。

笔者在此无意为气功师抢功,黄晓敏在六运会上的优异成绩自然应该归功于教练的正确指导,她自己的到刻苦训练。但不容置疑的事实是,气功服务队为她在赛前进行的治疗和处理,的确发挥了应有的效应。在黄晓敏夺得的金牌里,熔铸着中华民族传统瑰宝——"气功"的小小一份功绩。

国家体委三司司长梅振耀在给气功队队长郭周礼同志的电话中说:教练员、运动员都承认气功遥感信息在游泳项目中是有作用的。

遗憾的是,这一结论性的认识晚了些,不!应该说是太晚了些。

翻开中华体育运动的史册,在国家级的运动会上正式打出“气功服务队”的旗帜,这毕竟是第一次!

就是这支首次出现在六运会上的气功服务队,从十一月十九日到二十七日,共进行了六场气功表演,治疗运动员伤病,调节运动员机能状况达130余人次,并在表演和治疗过程中为大家进行气功咨询,收到一定效果,受到了大家的热烈欢迎和称赞。

●结好这个不解的缘份

在中国,自古以来,气功与体育就有着不解的缘份。

从汉末华佗的“五禽戏”,到明代李时珍的《奇经八脉考》,都有气功与健身的记叙和内容。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气功被狭义地限制在“金钟罩"“铁布衫”“刀枪不人”之类的技击范畴,到清朝末年民国时代,一些剑侠小说作者通过他们的生花妙笔和丰富想象创造出许多怪异神奇的故事和人物,气功从此被神化了,被异化了。尤其可悲的是,气功被推到和现代科学文明相对立的位置,成了唯物主义者认为的“异端邪说”。数年前在科学界关于“特异功能”的一场大辩论,至今仍影响着人们客观地判断和认识“气功"和因气功而产生的一些神奇效应。

实际上,气功与健康,气功与体育始终没有断开过他们的缘份。尤其令人可悲的是,恰恰在现代科学文明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里,对气功与体育的关系最为重视,他们早已将气功或类似的功法纳入体育的训练中,运用到了体育的竟赛场上。多么令人啼笑皆非的强烈对比啊!

千秋功过,谁人评说!

他,郭周礼,从三秦大地走出来的一个普通汉子。

早在一九六八年,郭周礼就被一本五十年代的记叙气功疗法的小册子所吸引,开始自学锻炼气功,并收到了明显治疗效果,从此他迷上了气功。七四年他作为工农兵学员却又通过考试跨入西安体育学院的大门,毕业后以优秀成绩和品德留校任教。七八年在北京体院进修时期,他就发现国外有关资料介绍的“放松法"“心理训练法”在体育上的应用,当时是作为国外的先进经验翻译过来的,郭周礼却从中悟出,这实际上是我国传统的气功方法的应用。回校后他就和几个同学自发组成了“业余气功研究组”,探讨气功在体育上的应用途径。一九八0年,他们正式向院党委提出"将气功列入体育院校科研和教学”的报告,受到院党委的重视,并批准他们成立了专门的办公室,但由于种种原因,这一计划夭折了。

郭周礼从小热爱体育,他始终怀有一个耿耿不漏的“野心”:让气功为中华体育的振兴服务!使气功与体育的不解之缘科学化、正规化、大众化!真正结好气功与体育的不解缘份。

这一愿望终于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下,全国同行的共同努力下实现了!

一九八七年十月二十日,在古城西安召开的“中国体育气功研究会常务理事会”上,身为研究会秘书长、《气功与体育》杂志社总编的郭周礼建议组成“第六届全运会气功服务队”,邀请国内几位著名气功师吴大才、夏双全、刘少雄、僮俊杰、李庆恒等用气功为六运会运动员治疗伤痛、调节机能状况。在国家体委的赞同支持下,“第六届全国运动会气功服务队”终于成立,并开赴广州天河体育中心。

郭周礼,担任了这个服务队的队长,左林同志、牟淑贞同志分别为领队和副领队。“气功服务队”的红旗终于在天河体育中心的体育场前面展开!这是一九八七年的十一月十九日,六运会正式开幕的前几日!

十六人的气功服务队是结好气功与体育这本解缘份的先行者、开路人。

●绿茵场外的“天河新星”(一)

根据李梦华主任的指示和梅振耀司长的建议,气功服务队以游泳项目为主要服务对象进驻六运会游泳赛区。

为了使各省游泳队领队教练相信气功的效应,他们决定先进行一场表演。表演场地选在游泳队的驻地三寓宾馆。时间是十九日上午,由国家体委通知了各省领队教练一百余人观看。首先由57岁的长沙马王堆气功学院院长僮俊杰表演气功催眠,自愿接受试验的四男四女在他的气功导引下十五分钟内很快昏昏人睡。最有趣的是负责组织这次表演的国家体委三司游泳处一位姓郭的主任,他对气功半信半疑,就主动要求接受试验,他不但当场睡着,醒来后仍然昏昏沉沉,只好请别人代他主持下面的表演,他自己回住地继续睡觉,中午吃饭都没有出来。后来问他,他说光想睡觉,眼都睁不开了。

僮俊杰还表演了气功采电治病。坐在前排的人清楚地看见在他采电时,一百瓦电灯泡的亮度明显变暗,而且在僮俊杰的手上有彩色的光亮。被接受治疗的人均有明显的感觉。

接着由国家体委成都运动创伤研究所副研究员吴大才表演外气化酒。他酒瓶中倒出两杯酒,请大家推荐三名善于品酒的教练先尝,他们均肯定这是达到规定度数的酒。吴大才当场用手掌劳宫穴向两只杯子发气,然后再请三人品尝。他们反复品尝对比,其中有一个不相信,连尝了好几遍,终于明确告诉大家,酒的成份有了明显改变。吴大才接着还为大家表演了外气査病。

六运会大会为这次表演发了简报,《人民日报》、《体育报》、《南方日报》、《广州电视台》记者纷纷上门采访。《体育报》屋记者多次找到郭周礼长谈,有一次一直谈到凌晨两点。

应六运会组委会和六运会新闻中心的要求,气功服务队在二十四日和二十六日又分别为大会组委会和大会新闻中心作了两场表演。

二十六日晚在广州大厦六运会新闻中心举行的表演,是这次气功服务队表演的高潮。

安徽天柱派气功传人、深圳大学气功研究中心顾问、中国体育气功研究会常务理事、东方气功研究所副所长、副在任医师刘少雄为一名年轻的《人民日报》记者进行“信息查病”,他告诉这位从未见过面的记者说:你有一个男孩儿,大约三岁。不等这位记者开口,熟悉他的同行在下边已经忍不住喊出声来。但也有人怀疑这是一种概率似的猜想。刘少雄紧接着又说,你爱人还做过一次“人工流产"。台下记者全盯住那位记者了,当他明确无误地点头肯定时,台下一片惊呼:绝!这个绝!

要知道,新闻记者可不是容易被说服的角色。

但,还有更难被说服的“挑战者”。在一次表演快结束时,台下忽然冲上来一个人,指着自己的鼻子对吴大才说:我是个大夫,你来给我查查病。旁边服务队的同志看出这位是“来者不善”,担心产生不好的效果。便示意吴大才结束表演。但当时已不好结束了。吴大才用发放外气为他作了检查,说他“胆囊有些发炎”,不容他自己说话,台下已经有人喊:对!他就是这个病。还有一位八一队教练对刘少雄说我不相信气功,你给我治治病,说服说服我。刘少雄在表演结束专门为他査病治病,他感觉明显,连连点头说:信了,这下我信了。

李梦华主任对气功服务队的成功表演非常满意,说:没想到你们这次来,表演这么精彩。

●绿茵场外的“天河新星”(二)

记者毕竟是记者,他们往往以新闻价值的角度去看问题。陆续散见于各种报刊的关于气功服务队的消息和报导,过于突出了“新鲜神奇”的色彩,反而忽略了“服务”这一根本目的。

而气功服务队的每一个成员则不然,他们之所以举办表演展示气功的种种神奇效应,根本目的却是让教练员运动员“眼见为实”,主动来接受气功服务,事实证明,的确是这样的。

国家游泳教练亲自打电话来了,说:“我们国家队夏福杰运动员在100米蛙泳比赛中,游到25米时突然感到全身发僵。她是国家队的主力、全国游泳十佳运动员。亚洲记录创造者。请你们气功师帮助恢复一下。”气功师刘少雄担当了这个任务,他先用眼睛透视,说出夏福杰的身体状况和病情,令教练和运动员十分叹服,然后,刘少雄用“气针”对夏福杰治疗,虽然这无形的针根本就不存在,但当气功师在距夏福杰穴位五到十公分做进针、捻针、刺激动作时,她明显产生麻、胀的感觉,感觉并向下窜动。当气功师的手在她腰部运气行走时,她感觉腹内有蠕动,并与气功师的手产生同步效应。经过几次治疗,夏福杰恢复了良好的竞技状态,取得了好成绩。

安徽气功师刘少雄的“气针”和“信息”堪称两绝。关于刘少雄,有着不少神奇的传闻。在西安古城,他为一位香港代表团的先生看病,并通过信息查出他夫人肩背部分有病。这位先生大摇其头,说“没有没有。出来时还好好的,才几天功夫嘛!”说着就打电话询问,远在香港的妻子对他说:“突然肩背痛,正在治疗。”还有一位年轻的教师请他査病,刘老师说他妻子“胃不大好。”这位教师毫不含乎地说:“从来没听说过妻子胃不好。”刘少雄老师菀尔一笑,心平气和地说:“让她查一下。”这位教师回家后把这件事当作笑料告诉爱人,没想到爱人大为光火:“我的胃一直不舒服,你昨能一点都不知道?”

除了夏福杰、刘少雄同志还为多位运动员用气针治疗,均取得良好效果。

八一队的游泳运动员张梅,头昏头痛一个月了,心情烦躁不安,害怕影响训练,更怕影响比赛。她来找气功师吴大才求治。吴大才将手放在张梅头上发放外气时,她明显感到有一团热气,有压迫感,全身发热,感到很舒服,经过气功治疗,张梅的头痛头昏症状消失了。三天后,随队记者询同她的病情,她说:“我感觉很好,头一直没晕。”并表示相信气功,愿意接受气功对各方面的有效治疗。

北京游泳队的安卫新,在距离她参加的女子组200米游泳比赛还有二十分钟时,出现头痛发烧现象,并躺在椅子上。气功师僮俊杰发现后,用“意想雪泉导引法”、“百会贯气”、“循经点穴导引”等方法为她治疗。几分钟后,症状全都消失,小安从容地参加了比赛,并将她本人所创造的女子组200米全国记录提高了0.47秒。比平时训练成绩提高三秒左右。赛后安卫新专程来找僮俊杰致谢,和他一起分享胜利的喜悦。

八一队刘伟,因胸闷不能深呼吸,直接影响参赛,他着急地来找气功师吴大才,吴大才用“气针”并用气功为他治疗,他感到非常舒服,呼吸通畅,可以进行深呼吸了。

火车头队运动员彭淑庆,因右肩肱二头肌捩伤,准备放弃比赛,经吴大才现场治疗后,疼痛消失,上场参加比赛并取得了好成绩。

谁能想得到,“让运动员在赛前睡一个好觉”竟成了教练和运动员大伤脑筋的问题!十九日晚,广东游泳队教练和随队医生在楼梯上拦住了气功服务队领导,诚恳地说,给我们的队员施行催眠术,让他们安安稳稳睡好觉吧!

人生能有几回搏!

这句话在体育运动员心里更能引起共鸣。一个运动员的黄金时期可能就在几年甚至更短的时间里,这期间若能遇上大赛事,自然异常激动。三十二岁的广东游泳队老将罗兆应,离开国家队已近十年,这回他把参加六运会作为自己告别泳坛的最后一搏,所以连他的妻子和儿子全来助阵,但他失败了!他苦恼,他焦急,越苦恼越焦急又越睡不安稳·····

郭周礼和服务队二话不说,立即决定:全体出动!

谁见过如此精彩如此热闹如此配合的气功催眠术的表演!僮俊杰、刘少雄、吴大才、夏双全在队长郭周礼的带领下挨个来到已经上床等待睡觉的运动员房间里,精心施展催眠功法——在广州,在羊城,夜幕已经笼罩在秋夜的上空,三寓宾馆的点点灯火和天河体育中心的点点繁星相互辉映,多么安谧,多么娴静啊!

祝愿罗兆应,祝愿广州游泳健儿安然入睡,做个好梦吧!罗兆应壮心不已、刻苦训练,在预赛中已经游出了二分零三秒七五的好成绩,打破了沉寂四年的200米蝶泳全国纪录,相信他会出好成绩的。

气功服务队的每一个成员,都怀着这样最虔诚的祝愿······

●副省长亲自打来的电话·····

十一月二十七日上午,六运会的主要赛程已进行完毕,气功服务队正准备离开三寓宾馆,陕西省副省长孙达仁同志突然亲自给郭周礼打来电话,原来陕西摔跤队一位主要得分手在决赛前膝关节副韧带挫伤,影响这位运动员的情绪,也影响整个陕西代表团的成绩,孙达仁同志请郭周礼同志让气功师帮他进行治疗。

郭周礼和气功师刘少雄立即给这位队员进行了治疗,他个人觉得病痛明显减轻,刘少雄又发功给他补气,他感到浑身热乎乎的,马上去参加比赛。

虽然这位运动员没有取得最好的成绩,但这件事本身却是很有意义的。由一位副省长亲自出面要求气功师为运动员赛前服务,这是气功真正受到人们重视的一个极有说服的例证!这项示着:气功终将让人们以科学的态度接受,并使它在恰当的位置上发挥它应有的功能。

这里,还可以顺便列举两件事:一是泳坛名将穆祥雄,可说是气功专家。他是我国最早把气功与体育结合起来的人;二是举重新秀何灼强,在少年体校时一天仅六角钱伙食补助,他经常为此“饥肠响如鼓”,在山穷水尽中,他每晚坚持在阳台上练一两个小时的气功。

和国外体育界对气功用于训练用于比赛的重视程度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在天河体育中心的如此盛大如此重要的全国运动会上,我们仅有一支十六人的气功服务队,而且以自费自愿的方式为大会服务!

但这毕竟又是可喜的一步!

正如服务队领队左林说的:在这样巨大规模的体育盛会上,第一次出现了中国体育气功服务队,是体育运动史上的创举。

遥远的天河其实是由许许多多数不清的星星汇聚而成的。这是星的河,这是星的流。

中国体育气功服务队,是天河体育中心绿茵场外的一颗新星。它很小,却异常明亮,它很新,却积聚着几千年文化体育传统的能量,它终将会从天河体育中心升腾而起,汇入那天河中的亿万颗星群里,释放出它的能量,闪耀出它的光彩。

随着科学的进步,人们不断地解开未知之谜,又不断发现新的未知,只有用真正科学的态度,才能正确对待科学进程上的所有难题。时代需要这样的精神,时代呼唤这样的实践者。

呵!绿茵场外的“天河新星”,

我们真诚地祝福你!

(原载《工人文艺》1988每3期)

关键词:
最新TAG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保护隐私权|免责条款|法律顾问

合作邮箱:13811708148@163.com

京ICP备130016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