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日报欢迎您!

访苏纪行---本刊记者
2017-07-05 10:00:00 来源:本站 浏览:733

 

我们代表团,应莫斯科气功武术协会的邀请,受国际气功科学联合会委托,到苏联进行10天的气功考察访问。代表团由国际气功科学联合会副主席冯理达教授为名誉团长,常务理事张优民为团长,秘书长郭周礼及气功师等8人组成。

老友相见 情执意浓

去年11月29日,天朗气晴,风和日暖,碧空万里,代表团乘北京——莫斯科国际列车前往苏联访问。

列车一路逶迤而行,我们始终是兴致勃勃地饱览沿途祖国的大好河山和苏联西伯利亚的风光。中途,列车在蒙古乌兰巴托车站小憩,大家趁机下车争相摄影,都想为这次的出访多拍摄一些留念。

12月4日,列车到达莫斯科,全苏气功协会主席格·伊·斯维利多夫和莫斯科气功武术协会秘书长尤里娅、中国驻苏联大使馆贾主任等在车站迎接我们。

格·伊·斯维利多夫,是苏联有名的作家,又是位参加过卫国战争的老战士。1989年9月间,第二次国际气功会议在中国古都西安举行时,他曾参加会议,和我们代表团的许多人都很熟悉,这次老朋友见面,感情分外热烈,敦厚热情的斯维利多夫,为了表示他对代表团的欢迎和敬意,按照苏联人的礼节,首先把我们接到他家设宴接风。

在他的家里,我们看到莫斯科气功武术协会秘书长尤里娅也在那里,而且特别忙碌,俨然以家庭的主人招待我们,令人有些疑惑不解。后来,我们才得知,原来她也是这个家的主人,是全苏气功协会主席斯维利多夫的儿媳,公媳俩人都在为发展苏联的气功事业贡献力量。这一家住着宽敞讲究的房子,过着幸福的生活。

我们到苏联的第一个活动,是代表团向对方介绍访苏意图,对方给我们做具体安排,这些都是在斯维利多夫家里进行的,事后才送我们去宾馆。莫斯科是个国际大城市,但宾馆不多,住宿紧张,尽管如此,主人还是给我们安排了最好的宾馆。

中国气功掀起大波

访问活动日程安排得很紧,到达莫斯科的第二天,代表团听取了苏联近年来气功开展情况的介绍,双方就以后的合作交流和建立实体交换了意见,参观了红场、列宁墓、克里姆林宫和教堂。6日就在苏联体育学院由冯理达教授作首次气功学术报告,刘少斌气功师表演气功针、拳术、卢布剁筷等,轰动了全场。

6日晚我们从莫斯科出发去列宁格劲,7日10点火车到站,那里已有许多人前来迎接;列宁格勒市的体委主任第二天会见了代表团。在这里,我们进行了4天的活动。冯理达教授作了两场气功学术报告,刘少斌气功师同场表演了气功针、定身法、导引术、卢布剁筷、硬气功、诊病治病等。有个患乳腺增生的老太婆,登台求治,刘少斌用手在病区抓了几下,让她再摸摸怎么样,摸来漠去地竟然什么也摸不着,肿块消失了,禁不住流下了感激的泪水。每次表演,虽然都是临时才出通知,但却场场暴满,座无虚席。4卢布一张票,也很快争购一空。

令人难忘的是,每次表演,会场最热烈的场面是表演完毕以后,总有许多气功迷和观众蜂拥上台,一层又一层地围着代表团,有的要求治病,有的则是想拜师学功,更多的是要求签名留念,一些挤不到前面去,无法接近代表团的人,就纷纷捡起气功师表演时打碎的砖块、拉断的铁丝,挂在身上,视为幸物和纪念品。列宁格勒电视台,对代表团的话动也作了充分的播放,在他们每天的“600”秒节目中播放表演的实况录相。

代表团在列宁格勒掀起了轩然大波,成为那几天人们生活中的热点,给电视台和气协带来很大的“麻烦",他们每天不断接到电话,都是询问代表团的住址,要求治病和拜师学功。有的气功迷还腾出自己住的房子,希望代表团住到他家。电视台、报社等新闻单位的一些记者要求采访,代表团因为实在没有时间,无暇接待,只好一一谢绝。

列宁格勒是个很有名气的城市,它的名字和苏联的革命联系在一起,我们在百忙中参观了一些具有历史意义的名胜古迹,观看了卫国战争时期列宁格勒大血战的地方,列宁在1919年革命时期指挥革命的办公室和卧室等。

列宁格勒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革命以前的古建筑物很多,时至今日,尽管有的已经历了一个多世纪,但原貌未动,完好无缺,保护得很好。

10日晚上,代表团要离开列宁格勒返回莫斯科,临行前,市气协盛情设宴饯行。火车到达莫斯科车站,莫斯科的两个派别的气协都暗地里派人争相来接,我们不知底细,被捷足先登的一个气协组织接去了,另一派的来人还蒙在鼓里,到处找我们,因为找不着发了慌,担心会出什么意外,向公安部门报了警,又到中国大使馆去询问,直到第二天晚上才找到我们,这使我们甚觉抱歉。使馆人员告诉我们,我们代表团是我国近几年在苏联最受欢迎,接待很好的一个。

气功热在苏联

近年来,气功武术热在苏联已初步形成。在那里,人们知道中国是气功的发源地,是武术的故乡,对中国的气功和武术十分迷信,特别是中国的《少林寺》武打影片在苏联演出后,更是火上加油,气功武术热的温度急骤上升。目前,苏联的电视台,每隔一星期,要向观众播放一次气功师的带功报告,有病的人,坐在屏幕前接受信号。有关人员介绍说,事实证明,这样对病者也可以起到疗效。有的患者,因经常接受信号,病已好了,有的白发也变黑了。

苏联的气功师,对气功颇能潜心钻研,有的因此已青出于蓝胜于蓝。我国气功师林厚省,1982年成功地首创了将气功麻醉用于临床手术,据介绍,苏联有的气功师经过实验,在两千里路以外发信号给动手术者施行气麻,现已获得成功。电视对此也作了播放。

在苏联,气功武术界的人士,希望中国派气功师和武术人员同他们交流,我国的气功和武术界,也有人想去苏联。在我们访问前不久,北京市的一个气功团曾去苏联,另外还有个气功表演团去过西伯利亚。我们在列宁格勒时,那里的气功、太极拳、武术等有一个合作社,已邀请我国的气功师到他们那里办班,说中国人在那里办班很红火。他们不但希望我们派人去,同时也希望我们接受他们派人来中国学习。

开花挂果 不虚此行

在苏期间,不少协会和代表团签订协议,代表团经过考察后,对列宁格勒(气功)武术协会在宣传、推广和研究气功科学方面的工作给予了高里的评价,与其草签了意向书,主要内容是:

1、国际气功科学联合会(以下简称联合会),根据列宁格勒(气功)武术协会(以下简称协会)的申请,正式接纳其为团体会员。

2、“联合会”委托“协会”成立国际气功科学联合会列宁格勒研究中心(以下简称中心)。“中心”可以办成一个实体,由几家合办,“联合会”为“中心”提供有关气功科学的资料,选派专家或顾问。“中心”为对方提供有关的资料和条件。

3、“联合会”会刊《气功与体育》俄文版定期在苏联发行。

4、“联合会”委托“中心”1990年7月份筹办“苏联·欧洲气功会议"。

5、“联合会”与“中心”初步商定,“联合会”在列宁格勒建立两个经济实体,由“联合会”提供设备和技术。

以上这些内容,也是代表团访苏前的主要设想,而现在设想已初步达成一致意见,我们将努力促其实现,这才算不虚此行。

12月14日,我们乘飞机返回北京,因临行仓促,原来安排的苏联国家体委主任、卫生部长对代表团的会见也未来得及举行,便飞向祖国的蓝天。

(载《气功与体育》1991年2期)

关键词:
最新TAG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保护隐私权|免责条款|法律顾问

合作邮箱:13811708148@163.com

京ICP备130016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