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日报欢迎您!

中国老龄化与健康国家评估报告
2018-12-03 08:00:00 来源:本站 浏览:1323

节选自《中国老龄化与健康国家评估报告 》

中国人口老龄化

中国人口老龄化进程正在加速发展。该人口特征趋势是儿童死亡率降低加上生育率下降所致。中国人口老龄化进程要远远快于很多中低收入和高收入国家。在以后的25 年里,中国60 岁及以上老年人在全人口中的构成比预计将增加一倍以上,将从2010 年的12.4%(1.68亿)增长到2040 年的28%(4.02 亿)。相比之下,法国、瑞典和美国60 岁以上人口的比例从7% 翻番至14% 分别用了115 年、85 年和69 年。在不远的将来,60 岁的中国老年人有望比他们的父辈寿命更长。2013 年中国80 岁及以上老年人有2260 万,到2050 年,该数字有望提高到4 倍,达9040 万人——成为全球最大的高龄老年人群体。


健康问题的转变:现在和未来

与人口特征改变密切相关的是健康状况和流行病学方面的变化,包括疾病负担逐渐从妇幼卫生问题和传染性疾患向慢性非传染性疾病转变。与人口老龄化相关的主要问题之一就是慢性病疾病负担随之增加。2013 年,中国2.02 亿老年人口1 中(Wu& Dang, 2013)有超过100 万人至少患有一种慢性非传染性疾病(Wang & Chen, 2014)。很多人同时患有多种慢性病。随着人口老龄化程度加剧,与年龄密切相关的疾病,诸如缺血性心脏病、癌症、脑卒中、关节炎和老年痴呆症等慢性(非传染性)疾病所累及人口的绝对数字将持续增加(Prince等, 2015)。



变化中的家庭结构和传统养老模式

伴随着人口机构和疾病谱的改变,中国正经历着巨大的社会变革。中国正在经历城市化、家庭结构以及越来越多的妇女加入劳动力市场等方面的重大变革。这些变革对以家庭为基础的传统养老模式(Kalache,1986)提出了挑战。

按中国社会传统,大家庭就如同社会保障体系,保障包括孤儿、残疾人、老年人、寡妇以及暂时失业者在内的所有家庭成员的基本生活。在大家庭中,有三代及以上的成员(包括所有兄弟姐妹及其家庭成员)共同生活,共享财产和收入。在此父权家庭结构下,子承父业,保证相关知识和技能专长世代延续。这种传统的家庭体系非常重视老年人的社会角色。然而,教育进步、国内的人口流动和技术发展正改变着传统的格局。如今的中国社会,老年人不像从前那样往往和年轻人共同居住,年轻人也不再唯父母之命是从。这将直接影响老年人对社会照顾和经济保障的获取,甚至影响其生活质量和心理健康。


老年人依赖: 主要公共卫生问题

“依赖”被定义为“频繁的需要他人的帮助和照护,超出了健康成人的正常需求。”本报告用“依赖”一词代表需要日常照护的人的数量。导致老年依赖的最显著因素包括与年龄密切相关的慢性疾病(尤其是脑卒中和老年痴呆症)和虚弱(WHO,2002)。

依赖导致双重负担,给依赖型的老年人及其家庭均带来深重的影响。依赖型老年人的生活质量和心理健康与依赖他人帮助完成日常生活活动的程度高度相关(Sousa & Figueiredo, 2002)。老年人日常生活活动的依赖程度与照护压力也呈高度相关(Pinquart & Sorensen, 2003)。繁重的照护工作致使很多家庭照护人员出现心理问题,他们的生活质量也很低。照护还妨碍年轻人参加工作。中国在国内开展的一项研究发现,老年人的照护需求与其家庭照护人员的生活质量呈明显的负相关关系(Yang X et al., 2012)。而且,老年人的健康状况(尤其是患抑郁症、老年痴呆症、脑卒中和身体残障者)是其共同生活者(主要是家庭照护人员)是否罹患心理疾病的较强的决定因素(Honyashiki et al., 2011)。因此,与患有导致失能的慢性病的老年人一起生活,是影响其共居者心理健康的重要决定因素。

造成老年人依赖照护的主要原因是慢性病或与年龄相关的损伤所导致的功能损失。评估老年人整体功能降低的方法之一是衡量他们独立完成日常生活活动的能力。在2010年,有3300 万(占该年龄组人群的19%)60 岁以上老年人报告在完成日常生活活动时存在困难,其中1100 万(占6%)为完全依赖型(Zhang,2011)。这些数字在未来将持续增加。到2015 年,预计将有4000 万老年人难于完成日常生活活动。而相当一大部分需要护理和帮助的老年人生活在农村地区。


慢性病与健康风险

根据《2012 年世卫组织全球疾病负担评估》报告(WHO,2012d),中国45% 的DALYs 是由60及以上老年人的健康问题所致。全球范围内高收入国家的这一比例为49.2%,中低收入国家则为19.9%(Prince et al., 2015)。在各种健康问题中(见图7),造成中国老年人疾病负担的首要健康问题包括:

脑卒中(3590 万 DALYs,占 60 岁及以上老年人疾病总负担的27%);

恶性肿瘤(3000 万 DALYs);

缺血性心脏病(2260 万 DALYs);

呼吸系统疾病(1600 万 DALYs);

糖尿病(560 万 DALYs);

心理健康状况如抑郁、自杀和老年痴呆症(530万DALYs);

高血压性心脏病(360 万 DALYs);

跌倒(300 万 DALYs)。



为评估中国老年人的慢性病危险因素,本节收集了下列来源的数据,包括:“2010 年中国慢性病危险因素监测调查”、《2012 年世卫组织疾病负担报告》、“2010 年世卫组织——中国关于全球老龄化与成人健康研究”,以及主要的科学论文和国家级资料。

据世卫组织估计(WHO, 2012d),中国近80% 的老年人的死亡归因于饮食风险(营养过剩或营养不良)、高血压、吸烟、空腹血糖升高、空气污染(室内及室外)和缺乏锻炼(见图9)。中国60 岁以上老年人的死亡中,超过50% 可归因于饮食风险和高血压(WHO, 2012d)。


“2010 年慢性病及其危险因素监测调查”数据显示,与老年女性相比,慢性病危险因素在60 岁以上的男性中更为常见(见图10)。尤其是男性吸烟率和饮酒率远高于女性。在营养和体重方面,超过50% 的老年人缺乏锻炼且膳食纤维摄入量不足,而近30% 的老年人体质指数(BMI)偏高(NCCNDC, 2012)。



关键词:
最新TAG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保护隐私权|免责条款|法律顾问

合作邮箱:13811708148@163.com

京ICP备130016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