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日报欢迎您!

中国大陆对人体特异功能展开科学研究
2015-08-26 00:44:00 来源:本站 浏览:2224

中国大陆对人体特异功能展开科学研究是跟随着气功科研一起开始的。1976 年中共打倒四人帮之后,政治气氛逐渐地宽松。由于受到10 年文化大革命的摧残,一切制度百废待兴,包括了科学的研究也要重新出发。当时主其事的火箭之父钱学森博士选定了气功及人体科学做为其中的一个研究重点,而且是重振中国人在世界科学地位的一个主要项目。

自从1978 年正式开始全面推展以后,气功及人体特异功能的研究就全面深入的进入每一省及地方的研究机构、各重点大学及国防单位。18 年来,他们在人体科学上的成就,已经远超过西方超心理学近百年来的成果。现举几个较有名的例子:

云南大学人体科学研究室在1980 年发现,经过适当的训练,可以在一年内,将数十名小孩,由一个普通人训练成特异功能的高手,具有手指识字,意念拨钟,特异转运,移物等功能,并发现这些功能出现时,手掌会量到信号。

北京航天医学工程研究所对特异功能人士张宝胜做了50 次有关突破空间障碍的实验,所有封装进入透明玻璃瓶的药片或玻璃试片均做上独特的记号,然后将瓶口烧结。结果张宝胜有25 次可以成功的将部份试样从瓶内移出到瓶外,而瓶子没有破。用每秒400 张速度的高速摄影机拍摄,可以拍到药片突破器壁之连续过程。证实物体可以互相交错而过,这可能与物体形成宏观的量子波有关。(后被证实为魔术;伪证)

中国地质大学人体科学研究所对特异功能人士孙储琳做了9 年的研究,发现她具有近60 种不同的功能,包括念力致动、拨钟、弯曲硬币、折断缝衣针、心灵聚能爆玉米花、烧衣物及硬币;也能在指定硬币和其它物体上打孔;以意念指挥碗豆,小麦种子在几分钟到几小时内发芽数公分等等,显示出意念的强大威力。

上海复旦大学电子工程系及生命科学院发现,在特异功能发生作用时,功能人脑中都会出现“屏幕效应”,也就是出现象是电视银幕一样的场景,用意念所要操纵物体影像就会出现在银幕上。深入理解这个“屏幕效应”是破解特异功能中致动功能的关键因素。[1]

1982年4月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会向全大陆几所大学和研究所发出邀请,组织了一次联合测试来验证人体特异功能的真实性。结果共有20 多个单位、40 多位研究人员参加了这项工作。实验的条件非常严格,所得的结果具有可重覆性。结果表明,人体特异视觉、特异运转、特异书写、突破空间障碍等人体特异致动功能,都是客观存在的。

这些特异能力每一项都是向现代科学提出严峻的挑战,大陆的研究证实了特异功能的存在性,也提出了诸多的理论来解释,但至今没有任何一个理论可以引导我们,摒除人的参与,而以仪器来重复这些能力。

民国84年7月中国时报一连3 天连载了3 篇特稿,介绍了中国大陆从年中所兴起的一阵批判「伪气功」及「假特异功能」的风潮,其中最着名的是由大陆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所领衔于6 月2 日发表在北京日报第一版的一篇批判性的文章,攻击的矛头指向了中国大陆最有名的特异功能人士---张宝胜。文中指出在1988 年间,何院士率领几个魔术师亲自测试了张宝胜的「药片穿瓶」及「透视信封内文字」的能力,结果两个小时内药片穿瓶的实验没有成功;「透视力」实验则当场拆穿张宝胜...。因此文章下了一个结论:张宝胜所有特异功能都是假的。

这篇文章在大陆、台湾及海外造成了广泛的影响,本来对人体特异功能深信不疑的人,这一下子所有信心都开始动摇,而本来就是半信半疑或完全不信的人,更是振振有词:早就告诉你是假的。

似乎在一夕之间,15 年间超过50 个研究机构,上百位科学家所做成功成百的实验都是假的。事实真是这样吗?当然不是。一次实验不成功,并不能否定现象不存在。举一个简单的例子:

「睡觉」这是每个人都会的,然而要你当着许多陌生人面前,在众目睽睽之下表演睡觉,而且要在一定时间内马上入睡,成功的例子可能不多。如果由于有一次不能成功入睡,就判断你不会睡觉,或者下个结论说人类根本没有睡觉这样的功能,这不是太失之武断了吗?

但是这些特异功能人士为什么偶尔要...呢?又怎么保证他所做成功的实验不是...的呢?这和功能人的心态有关。功能人大部份知识水平不高,比如张宝胜小学都没有毕业,他能享有大名被奉为国宝级人物就是靠他这项特殊能力,因此他心态上总认为每次实验都要成功,才能保持他国宝的声誉,而不能理解科学上只要成功一次就是了不起的大事,而...一次则将令名誉扫地。事实上受个人生理及心理的影响,特异功能实验无法每次都成功,因此张宝胜偶然会尝试...。

为了防止这种事情发生,所有采信的特异功能实验都必须设计严格的评判标准,比如测试的样本必须具有唯一性,要当场签字或做下暗号,世界上仅有此一样本故无法掉包,有时还要加上虎符及使用各种监测设备。样本也要具有不可破坏性,任何打开瓶盖或拆信封的动作都会留下痕迹。所有实验要保持双盲,主试人及受试人都不知道目标之内容。现场监测可靠,不允许将试样带离现场。实验结果要具有统计的显着性。在这些重重的限制条件之下,功能人成功之比率还是蛮高的。

正由于此种能力不可思议,中共国务院内有一个11 人的人体科学工作小组,专门督导此方面的研究,每年拨款约一百万人民币,分给全大陆各人体科学研究所。这个小组成员包括有国家体委主任、科委常务副主任、卫生部部长、安全部部长、中宣部副部长、财政部副部长、公安部副部长、军委总政联络部部长、武警部副司令员等正副部长级人物,每年举行一次汇报,了解及掌握人体科学研究之进展,表示中共当局对此领域之重视。

关键词:
最新TAG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保护隐私权|免责条款|法律顾问

合作邮箱:13811708148@163.com

京ICP备13001686号